全国统一热线:400-898-6691 010-85656691 010-85654362
所有签证分类
分享到:

当前位置:签证在线 > 新闻中心 > 各国风情 >

美食天堂―土耳其

就在安那托利亚高原上,距土耳其首都安卡拉280公里处,一幅千变万化的岩石立体画横空铺展4000平方公里,这就是卡帕多西亚(Cappadocia),一个美丽得奇怪的地方。 乘一只色彩缤纷的热气球缓缓升空,是鸟瞰卡帕多西亚地貌的最好方式。几百万年前,这里曾覆盖着

  就在安那托利亚高原上,距土耳其首都安卡拉280公里处,一幅千变万化的岩石立体画横空铺展4000平方公里,这就是卡帕多西亚(Cappadocia),一个美丽得奇怪的地方。

  乘一只色彩缤纷的热气球缓缓升空,是鸟瞰卡帕多西亚地貌的最好方式。几百万年前,这里曾覆盖着一片壮观的火山熔岩,而时光似箭,风吹雨打,大自然的鬼斧神工硬生生地剥蚀出今天卡帕多西亚谜一般的景观。

  数不清的岩锥,蒙着一层浅淡的黄色,偶尔可见的断面,却如一把利刃赫然削过,留下几道刺目的雪白。岩锥群面目相仿又各具风骨,簇簇团团者亲密地相倚相依,仿若坚骨之下仍有看不见的血脉相连;拔地擎天者悄然独立,背托着广寂的蓝天,突兀得恰到好处;更有奇者浑身桶圆,头顶惟妙惟肖的蘑菇帽子神气活现地俯视脚下。在这里,人们除了瞪大双眼外,还要努力睁开心灵的第三只眼睛,洞彻造物主的神来之笔,是如何勾勒出这“后现代”品质的杰作。

  趋近岩锥仔细端详,洞洞窗窗,层层向上,原来岩锥已被巧妙地掏空了,有些门洞离地数十米,要顺着曲窄的石梯才能攀援而上。岩锥顶部凿成圆穹,底部有圆柱、拱门和台阶。聚集的岩锥往往一岩一室,打通后由地道串连起来,成为四通八达的村落。

  卡帕多西亚的地下城堡(UndergroundCity)是一个入地深达60米左右,上下贯通10层的地下迷宫,蕴藏着卡帕多西来全部的奥妙与神奇。大门外有两个荷枪的士兵站岗,他们面带笑容,可当游客想跟他们合影时,却一脸严肃地拒绝。跨进地下城堡的大门,四周昏暗,一股潮霉气扑面而来。竖井、隧道和巷路和迷津、两旁是蚁冢似的房间。大家紧随着导游猫腰低背,沿着壁上的箭头标志曲折而行。

  地下城堡的存在,史书上曾经全无记载,是法国国王路易十四的一位出访土耳其的密使偶然经过,才揭开这一千载之谜。约2000年或更早以前,一支部族避乱隐居于此,利用天然熔岩洞拓宽改造,穴居成为隐居者理想的住所。随着基督徒。修道士们更凭着对基督的崇拜,舍生忘死地挖成一个个岩洞教堂,为这片荒凉的不毛之地带来了可意会又可言传的信仰风潮。后来伊斯兰教势力用刀剑与《古兰经》创建了强大的宗教国家,基督徒遭到迫害,卡帕多西亚承担起避难所的角色。今天,坚毅的心与脆弱的生命已化作尘埃,取而代之的是停驻希望的石穴,空空然与游人相对。

  地下城堡的房舍按用途规划为卧室,作坊、厨房、武器库、储物室、水井和墓地等。每一层的出入口都设“机关”,洞口上方置一个大圆石轮,若有敌情,启动开关,石轮会自动滚下,堵住进口。各层有梯子相连,并挖了数十条竖洞和外逃的秘密出道。每走一段,便发现一个又深又高的长筒形洞,黑漆漆的不见头尾,但一股股清风呼呼吹来,这是换气孔,以保持洞内有新鲜空气。

  基督徒们在洞中开辟了许多酒窟,他们酿制葡萄酒,在地面上挖出大小不一的坑,有的存放葡萄,有的冷藏酒罐。他们还在教堂祈祷,人的希望与失望凝成一支辛酸的笔,把信仰寄托在这些天不老地不荒的穴壁上,让圣母、圣子与圣灵同他们一起,关注一段容易变心的历史。斑驳的壁画,仿佛发自地层深处的重浊的叹息,那些期待复活梦想就在叹息中延绵不断。走出地下城堡,只觉得阳光格外地灿烂。回想这无尽头的狭小地道,曾拯救过无数受难的生命和灵魂,莫不令人心惊。

  当伊斯兰教完全统治土耳其的时候,卡帕多西亚人四散而去。到了14世纪,这里成为无人区,洞穴湮没,荒草飘忽。17世纪法王密使发现此地时,卡帕多西亚已被遗忘了300多年。今天,人们慕名而来,想看沉沦与毁灭中的创造与超越。天国与地狱其实都算不了什么,人的一生即使在阴暗的地下度过,也是整个宇宙和全部历史的轮回。

  在卡帕多西亚,瀑洒的阳光灿烂而干净,风中也没有尘土,干爽清凉,带着野草的甘香味。远处的丘陵,近处的路边,开着一丛丛灿黄的野花,点缀着广阔无际的田野。

  当地居民的房子多半是两层的小楼,褐红色的屋顶,银白色的围栏。每家都有两三个大大的阳台,虽是农家日子,也不时见到有人悠闲地坐在阳台上喝着咖啡。

  卡帕多西亚人过着简单的生活,看上去并不富足。但他们的脸上永远挂着微笑,一种自然的、发自内心的微笑,好象他们很满足石头和土地带给他们的一切。浑出天成、毫无装饰的卡帕多西亚,赋予当地人单纯透澈的心灵和视野。

  卡帕多西亚的旅店多依石灰岩山势而建,外观酷似城堡或窑洞,台阶都是硬硬的石头。当夜色低垂,月光如水,人们围坐在燃得旺旺的壁炉边,海阔天空谈个不休。脚下踩的是厚厚的土耳其地毯,墙上挂着木雕和铜器工艺品,连酒柜也是老式木雕的,新酒也显得有几分古意。

  请客人喝茶,是土耳其人的待客之道,在民情浓厚的卡帕多西亚更是如此。土耳其人喝茶不大讲究茶叶,却总要夸耀自己煮茶的功夫。他们使用一大一小两个茶壶,大茶壶盛满水放在炉子上,小茶壶装上茶叶放在大茶壶上面。水煮开时,把大壶里的开水冲入小壶的茶叶中,然后再煮一会儿。最后把小壶里的茶多少不均地倒进小小的玻璃杯中,因为每个人所需的浓淡程序不同。这时再把大壶里的开水冲满小杯,加上方块白糖,搅拌几下就能喝了。

  煮茶功夫到家时,色泽透明,香味扑鼻,口感酸甜。考究一些的,煮茶会用铜壶和木炭。在旅游区常有树荫下的露天茶座,游客刚坐下,服务员立刻端着铜壶和木炭放在桌上,点燃木炭表演煮茶方法。然后由着旅客自己去拔弄炭火,学着煮茶。

  一杯香茶在手,看月光下的卡帕多西亚奇石密密地拥成黑色的连绵的剪影。虽然没有旋风般强烈的节奏和大幅度的跌宕,卡帕多西亚的石头在每一处缝隙中,浸染着生命的天然声韵和律动。一种动人心魄的美丽,是凝固的,也是鲜活的。